爱尔兰的疯狗°

妄想症

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,习惯了冷淡,也发现不是没有他就无法存活。
没有计算这是第几个没有与他联系的日子,只感觉,这样,我照样活着,没有任何改变。
我亲爱的猫先生。
过去每天粘在一起的日子你是否怀念,我无从猜想。倦于天天揣摩你的想法,你怎么想,关我什么事。
有些事,知道了比不知道要来得痛苦得多。
只是爱你,不会变。
我对你的热情,为什么不珍惜。为什么等到我乏了累了还要去问“明明到了周末却不来找我,你是不是有了新欢?”“你去哪了?”“为什么不挽留我,你是不是不爱我了?”
猫先生,我的宝贝,见到你的日子还有很长。我不想就在现在,磨灭我对你的所有热情。
八百六十三公里的距离,是不是太过遥远?
柴米油盐酱醋茶的生活,是不是奢望太多?
恐怕一切都是妄想罢了。